文化人陈宏
发布时间:2017/6/28 10:34:29 点击数:4987
0

百度百科这样说:文化人,对知识分子的总称。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把具有学识、懂艺术,从事艺术创作和研究的人称成为“文化人”。它和“知识分子”是近似词。主指文化艺术方面的从业者以及受过高等教育、有知识者。在了解了“文化人”的概念之后,现在我们开始解读本文的主人公陈宏。陈宏的名字在径山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各种场合,只要陈宏一出现,大家都会向他打招呼,并称“文化人”来了。上至书记镇长,下至平头百姓。这其中有对他的尊重也有对他工作的认可。如今“文化人”已成为他的代名词,像一把种子,撒在了径山的角角落落,村舍田头,深山老林,在家乡的山水间开出了艳丽动人的花朵,结出了累累硕果。微风过处阵阵飘香,让人们惊叹不已。





           一
我跟陈宏熟之又熟,在你问我答的不经意间,两人面对面款款聊天,却不是太多,我们之间的了解,是在日积月累中沉淀的。岁月茬苒,一任阳光慢慢的从窗子里缓缓进来,然后又慢慢地转身离开,又从日出的鸟叫到暮色中虫鸣四起。陈宏的经历、他的付出、他的执着、他的收获,一如窗外的月亮,是在不经意间越来越明了起来的。
眼前的陈宏,让人熟悉的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倏地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展了一下腰伸手摸到打火机,大拇指一搓,只见一团跳动着的火飞快地点燃了他的烟。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看起来还没有过瘾,又更用力地吸了一下,几秒后一股浓烟从他的鼻、口一起急速而出快速升过了他的头顶,在一阵轻风中直奔窗口而去,只见他双眼目送着烟雾,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这笑容中仿佛有他从事文化工作中的酸甜苦辣,更有他对自己做好群众文化工作的执着。
径山位于余杭区径山镇,为天目山余脉。五峰环绕,林木茂盛幽深,竹海起伏连绵。山顶有一古刹径山寺,始建于唐天宝年间,距今1200余年。是日本茶道之源,中国禅茶文化的源头之一。径山脚下一个叫四岭的沙塘小村子里,陈宏的家就在于此,一百多年前他的祖辈从温州平阳一路逃荒而来,最终落脚此地,结庐而居,代代躬耕于此,开始了最初的一家人艰难而快乐的生活。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那简陋得不能简陋的茅舍中传出一声响亮的啼哭,那是陈宏来到了这个世间的第一声。声音虽然在山间回荡了许久,但对陈宏的父母亲来说既是惊喜又是忧愁。喜的是家中又添了一男丁,愁的是本来这日子过得很紧的一家,眼前又添下了一张口,那日子也就更是可想而知了。好在陈宏父母从小就吃够了没有文化的苦头,不管日子怎样困难,暗暗卯足了劲,一定让儿女们读上书。所以当陈宏小学、中学一路走来,在乡间的小村子里,路虽然走得有些艰难或者说因家庭经济的拮据,有些摇摇晃晃,但阳光总是在风雨后,当80年代的和谐温润的阳光照到了这径山脚下时,陈宏刚好中学毕业,已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蜕变成踌躇满志的知识青年了。中学一毕业,陈宏回到了村里,那个年代,高中毕业算是农村里的高级知识分子了,他劳动之余,总不忘抓紧时间读书学习。村里让他最感兴趣的是村头的那个大喇叭,因为大喇叭除了播放一些革命歌曲,一些大的时政新闻外,还有个最吸引他的地方栏目,那就是县里自己办的余杭新闻及其他节目,节目内容是地方上的人和事。虽然每天播的也没有多少让人心动或难忘的事,但对当时的陈宏来说,那是天天了解身边百姓的最好途径。那里传来的不光是消息本身,还播报采写者或通讯员的名字,不光能给人一种成就感,更有一份荣誉在。这对从小酷爱写作的他来说更是一种诱惑和向往。他手开始痒痒的,不舍昼夜,没完没了跑东跑西开始了他的新闻采写。从此,他的稿子就像苕溪的水,从余杭的西部源源不断地流向了东部的县人民广播站里。一年下来,稿子虽然堆了满满一大堆,同时也被广播站评为了“积极通讯员”,但能被采用的始终少有。他找来书,找老师分析原因,如饥似渴地学习写作。他经常涉水趟过家前的小溪,来到对岸的溪沟树下构思他的作品,思考他的人生。一天,绕树三匝,在一个叫同安顶的山上,终于成就了他广播有声音的处女作,民间传说《同安天门》。当《同安天门》在广播站播出后,轰动了当时的整个公社。我们知道这是他多年苦练之后,水到渠成的果实。《同安天门》的成功进一步奠定了他对民间文化工作的热忱,更提高了他对民间文学喜

美丽乡村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