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有了嘉峪关
发布时间:2018/12/7 16:24:06 点击数:15087
0

自从有了嘉峪关

李鹏


雄关钢城的一切都与嘉峪关有关,与嘉峪关有关的还有酒泉、敦煌、吐鲁番、大马士革、巴格达、麦加…



冯胜为什么要在嘉峪山建关?一般的解释,说嘉峪关这个地方北枕黑山,南依祁连,地势狭窄,素称河西锁钥,为兵家必争之地,所以冯胜选择了这里。对这个解释我没意见,我认为除了这个,还与明朝的国策和国力有关。徐达进攻大都前上过一道奏折,问太祖皇上:我们即将进攻大都,如果蒙军北逃,我军追不追?太祖回复:穷寇莫追,蒙古人也得有个去处,我们的政策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朱元璋的这一决定给他的子孙留下后患。宋元以来,中国战火不断,元末明初,各股力量相互攻伐,人民苦不堪言;元朝虽日薄西山,无力继续其在中国的统治,但仍有相当战力。朱元璋如此决策,并非软弱无能,而是国力有限。对于这些,冯胜心里明白得像镜儿一样。明朝西部边界在今新疆哈密一带,冯胜完全有理由在边境建关,但他反复考量人财物后勤保障等因素后,最终决定在酒泉附近的嘉峪山建关。


从建关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中国各个朝代的特点。汉朝的势力西及葱岭,建了阳关、玉门关,汉朝对匈奴可不是驱除,而要斩尽杀绝,从中可以看出汉朝的进取精神;唐朝的国力异常强大,但唐朝很少建关,对各国各民族开放包容,唐朝反而空前强盛,这正是李唐的伟大之处。相比于汉唐,明朝的科技已经相当发达,完全可以用更好的办法取代长城,长城从来没有阻挡住北方游牧民族的进攻,但明朝偏偏热衷于修长城。长城是不是中国古代最大的形象工程?我觉得开始不是,战国秦汉不是;后来是,明清明知长城的防御作用有限,仍然大兴土木;再后来又不是,建国以来修长城,为了弘扬长城文化,与形象工程沾不上边。这样看来,冯胜可以在河西不建关,或者象征性建个小关。嘉峪关这样的大项目,会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说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了当年冯胜考虑这些问题时的纠结。冯胜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应该感恩他,遗憾的是关城里没有冯胜庙,有些嘉峪关人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嘉峪关这个名字好,不知谁起的,漂亮,吉祥,形象,如果用毛笔用繁体字在以大漠雪山为底图的宣纸上把“嘉峪关”三字写出来,关山巍峨之势跃然纸上。嘉峪关号称“天下第一雄关”,与相距万里的“天下第一关”山海关遥相呼应。山海关的名字也有特点,一看字面就知道它多么险要、多么重要了。


嘉峪关、山海关到底谁第一?要看怎么说了。山海关距离中原王朝的心脏近,战事频繁,名气大,明清以来的史料说明了这一点。从这方面讲,山海关第一。嘉峪关始建于1372年,为宋国公、征虏大将军冯胜所建,山海关始建于1381年,为魏国公、征虏大将军徐达所建,嘉峪关早9年。从这方面讲,嘉峪关第一。听说居庸关也挂过“天下第一雄关”的牌匾,我认为在长城所有关隘里,只有嘉峪关和山海关有实力争第一。“天下第一关”的牌子是山海关先挂上去的。何以见得?道理很简单,世上有了诸葛才有小诸葛,有了仁贵才有赛仁贵。正因山海关挂出“天下第一关”的牌子,才有人别出心裁,在“关”字前加个“雄”字,以示比第一还第一。这个“雄”字加得好,与宏伟壮观的嘉峪关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