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脉韩城 长乐未央
发布时间:2018/12/28 13:43:15 点击数:349
0


  世人关于韩城的古韵臆想,多半源于那青砖灰瓦。摸着古老斑驳的墙砖,瞬间就能想起曾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朝半陕,陕半韩”。亦或是那句家喻户晓的秦腔唱词:“祖籍陕西韩城县,杏花村中有家园......”我一直以为,在中华文明演变进程中,韩城与司马迁是我们这条华夏母亲河岸畔最有生命力的地理坐标和文化符号。


——千年古城,文脉



  有一种力量的光彩映人,胜过于用千万黄金堆砌起来的皇家宫廷,胜过于高大坚固而连绵不断的万里长城。纵览人类文明史,任何一个民族的生生不息,是对文化的保护和传承,而这种历经千年不绝的文化脉络,归根结底,是大环境下的人文地理革命。


  这种革命,需要一个人经天纬地的才识、思想纵横的胆识和心无旁骛的性识。他要面对的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与另一个时代的开始,这种面对,可能是一种思想与另一种思想的碰撞,也可能是一种阶级与另一种阶级的斗争。无论如何看待,总要有一个人扛起这面大旗,走出荒芜,面对真理。因此,韩城的司马迁站出来了,这位硬气的文人,踱着沉重的脚步在黄河边走着、走着,从西汉一直走到了现在,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与我们对话一个关于文明国家三千年的历史脉络。


迁生龙门 诗与远方


  作为一个从事有五年之余的旅游人来说,我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是:心若向阳,长乐未央!旅游,是一个朝阳产业,也是一个综合性产业。在中国汉字里,对于旅游与旅行有不同的解释。“旅”是旅行,外出,即为了实现某一目的而在空间上从甲地到乙地的行进过程;“游”是外出游览、观光、娱乐,即为达到这些目的所作的旅行。二者合起来即“旅游。”旅行和旅游的区别就在于:旅行是在观察身边的景色和事物,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相对于是指个人,是行走。


  研学旅行是旅行的一种,是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是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衔接的创新形式。早在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古人就有了“游学”这项活动。古代“游学”标志性人物是先秦时的孔子,在司马迁所著的《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孔子周游列国进行治学传教达14年之久,一生遍及卫、陈、鲁、宋、郑、蔡、楚诸国,可以说,现在我们所说的“研学旅行”在孔子时代已产生萌芽。





  当然,司马迁也不例外,他早年受学于孔安国、董仲舒,漫游各地,了解风俗,采集传闻。即“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闚九疑,浮於沅、湘;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戹困鄱、薛、彭城,过梁、楚以归。”他的足迹,几乎遍布当时汉王朝所在的全部领土。他的“游学”,可以说是一次真正的壮游。


  中国旅游日定于5月19日,是因为《徐霞客游记》开笔当天。而要说起真正的“游圣”,司马迁当之无愧。他的壮游,不是孔子和徐霞客一般的周游或旅游;他的“诗与远方”,是纵情于山水间,网罗天下旧闻的骋怀游目,是“尽天下大观以助吾气,然后吐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