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扬州 | 什么三月不三月,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发布时间:2019/1/1 8:54:59 点击数:9667
0


南西2018年拍摄于扬州。



“有客相从,各言所志:或愿为扬州刺史,或愿多资财,或愿骑鹤上升。其一人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欲兼三者。”——《殷芸小说·吴蜀人》


听这段子的时候我正猫在干燥的北京,口干舌燥两手生电,炙子上烹着红彤彤的腌过的牛肉,嗞嗞乱叫着,不时有油星儿飞出——这一切都太粗犷了。


不下雪的北京,总也成不了北平。


“这就跟对着壶神许愿一样,”我大啖着牛肉说到,“他不用满足我三个愿望,满足一个就成了,我的愿望就是以后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新年新气象嘛。”


实际上,我从不许愿,即使到了新年大概也憋不出一个愿望来。


但我被“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这句话迷住了——这是怎样的入世出世大俗大雅轮换着玩儿才能许出的愿望啊?


就为了这段子我也得下扬州,而且等不及到来年三月了,我要在新的一年来临之前逃离总也成不了北平的北京,寻找一点儿精致的感觉——人生总得花插着过不是吗?谁也不愿意一直粗犷着又不是个汉子……


南西2018年拍摄于扬州长乐客栈。


此刻的扬州正在下着毛毛细雨,就是那种打伞娘,不打伞湿身的小雨。作为一个北方来者,我当然不能在这种小雨天儿里打伞了,跌不起这面儿。然而,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我的羽绒服就全湿了,对面池塘里的那对儿黑天鹅亲切的盯着我看,仿佛见到了同类一般,然而我并不想插足它们,于是听人劝乖乖的撑起了伞——逞什么能啊?不是要来找精致吗何必还这么糙?


南西2018年拍摄于扬州长乐客栈。小雨中撑伞逛园子也是一种”别趣“。


放眼望去,是被雨水渲染得更加鲜活的色彩:绿的叶儿、红的花儿,还有远处散发着阵阵幽香的黄腊梅,在灰砖及小桥流水的映衬下,愈发显得温柔多情——如小家碧玉一般。


扬州城曾经是著名的贸易港口,直接和日本通商,与波斯以及其他很多遥远的国度都建立了友好关系。13世纪末,马可·波罗在此旅居,他赞叹扬州是个”辉煌无比的大城市……如此雄伟,如此强大,下辖二十七座广大城池,都十分繁荣,积极通商。“扬州能如此富庶,最重要的原因是清朝时期逐渐繁荣发展起来的海盐贸易。山东和江苏沿海地区蒸发提纯的海盐,经过水路运往扬州,使这里成为全中国最大的海盐批发市场。这是个赚钱的生意,扬州盐商交的税一度占到了全中国总体税收的1/4。


有了这日进斗金的生意,扬州的盐商越来越富有。于是他们修建了修身养性的园林,过起了精致讲究的生活……


南西2018年拍摄于扬州吴道台府。这“九十九间半”的吴道台宅第是一座私人宅府,也是扬州唯一一处浙派古住宅建筑群,更是扬州最大的官宅建筑。


如今的扬州是一座优雅恬静的小城,老城区里没有千篇一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