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后裔“冯”“同”之谜
发布时间:2019/3/23 13:08:11 点击数:5284
0


了解更多韩城请关注  陕西韩城旅游微信

2019己亥年祭祀史圣司马迁大典3月31日举办

吾城 | 有故事的韩城  有味道的旅程


司马后裔“冯”“同”之谜


冯双民


韩城汉后无司马,

冯同两姓撑门庭;

花开两枝根相同,

清明同祭一祖宗。


  因为姓冯的缘故,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时常会碰到一些人问我冯、同二姓与史圣司马迁的渊源。其中不乏心怀叵测者,打着“讨教”的旗号,歪理曲解太史公羞愤苦闷的心意,说出一番辱先人、贬圣贤、损韩城的臆断妄言。对待这样的人,我一般是不屑言语,懒与其论。头脑中会瞬间冒出《史记》中的一句话:竖子,不足与谋也!对那些尚能听清人话、尚可救药的,我都会为其慢条斯理地讲一个真实而生动的故事:


  那是2014年的中秋,央视某栏目在司马迁祭祀广场录制节目,其中,有一个骑单轮自行车的杂技节目,表演中,一男主持人与演员互动,他骑在高高的单轮车上,试蹬了几下,一不小心,弄痛了裆部,谁知,他竟捂着裤裆,随口说了一句:唉哟,还真不好骑,差点把我整成了司马迁、变成了太监!


  当时,台下哗然一片,几个司马后裔冲上去,要揍这个主持人,该人连连道歉,节目得以继续。令人没想到的是,节目演完后,此人下舞台时,一个趔趄,摔了下来,恰好把嘴磕在了道具箱上,满嘴鲜血,庆幸牙没磕跌。我当时尚在现场,便走过去边给其递纸巾擦血,边意味深长地说:“小伙子,在司马迁祠墓脚下,还是要多注意口德啊!司马迁自请宫刑,忍辱著史,岂能容你随意取笑,岂是为帝王看家护院的太监所能比拟的?他以自己残缺的生命,换来了一个民族完整的历史;以自己难言的委屈,换来了千万民众宏伟的记忆;以自己莫名的耻辱,换来了华夏文化无比的尊严。韩城人把太史公称‘司马爷(yá)’,他早就化作了保佑黎民的神灵,灵验得很哩!你回北京的路上还是要多留神啊,说不定还会出什么状况哩!”一席话,吓得小伙子跪在太史公塑像前连磕了几个响头……


  当然了,我是一个笃信马列的唯物主义者,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些不知尊重和敬仰先贤的无知妄言者,借用神灵威力洗涤其灵魂、教化其言行。常言道,头上三尺有神明,我觉得,不论是对先贤圣人,还是对邻里百姓,留口德、积阴德,肯定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生活的平安便利和心灵上的安宁幸福。


  正是这位主持人的无知和他对先贤的肆意亵渎,促使我下决心拿起笔,对2000多年前,司马迁后人改姓冯、同的那段泣血历史再做一次痛苦的探秘和回忆。


  我常想,就像水流到的地方自然会形成一条水道一样,司马迁后人改姓为“冯”和“同”也应当是百般无奈、迫不得已与顺应时境之举。


  百般无奈是因为戒心。司马迁因为“李陵事件”获罪。他的好友、时任北军使者护军的任安在征和二年(前91年),“戾太子事件”中,因一方是皇上,一方是太子,拥护谁?反对谁?左右为难,故而只好按兵不动。事件刚